她说

2020-06-23 05:47

“缺勤率低”应引起监管部门关注

苏萍是沪上一所私立幼儿园园长,她说,在幼儿园中,无论是委托喂药还是记录缺勤,都有一套被严格监控的程序,“每天的缺勤人数、缺勤原因,保健老师都必须及时记录并于当天上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。如果到时间名单没上交,就会有负责人催问。”

园内喂药程序本应严格规定和执行

这套程序与国外的幼儿园是接轨的。一位生活在新西兰的妈妈说,在当地幼儿园,孩子患一般感冒幼儿园不作处理,如果需要委托老师喂药,家长也必须出示医生证明和处方,填写委托单并签名,再把药交给老师。不少幼儿园负责人说,做到这些,需要依靠幼儿园本身的严格管理,也需要全社会严格的监管。

这位负责人说,据其所在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统计,公立幼儿园缺勤率一般在10%以上,私立幼儿园则在8%至9%之间,“我们监管的十几所幼儿园中共5000多个孩子,缺勤高峰期有六七百个不在园内。如果某天缺勤人数不在正常数值内,过多或是过少,我们都会派人去查。”他表示,基层卫生机构监管系统的完善和人员责任的到位,是保障幼儿园幼儿健康安全的必要条件。

在上海的幼儿园,一向规定不仅处方药需要家长持配药单才能托喂,非处方药也需要病历卡证明。每天下午3点前,幼儿园保健老师需上报当天缺勤人数、时间和原因,有专人负责网络值报工作。长宁区实验幼儿园园长周剑说,幼儿园的保健老师是没有处方权的。孩子生病缺席的第一天,保健老师应在当天上午10点前与家长联系,叮嘱家长前往医院诊断,如果孩子发烧,则当天下午和晚上继续联系,问清病因。孩子病愈后,家长必须带上病历到幼儿园委托保健老师喂药。“家长出示医生的处方单,并填写委托吃药通知书,而保健老师也须看清处方单后方可喂药。”周剑表示,常有医生笔迹不清,家长不得不回医院重开处方的例子。

对于那些为提高出勤率赚钱而喂药的做法,苏萍说这是毫无道德底线的行为。“如果一个班里有3个孩子生病,就要关班,每个年级都发现病例,就要关园。”她说,“幼儿园学费每月缴,不满半月收半月,满半月收整月。因此一旦关园,收入必定受影响,但对幼儿园而言,还有什么比孩子的‘健康’更重要?!”

两周前,西安两所幼儿园被曝光给幼儿喂食病毒灵;随后,吉林、湖北相继曝出幼儿园给幼儿喂药事件。日前,兰州市七里河某幼儿园又被曝光:园长给孩子服用处方药利巴韦林,并称是为了防止手足口病的传染。幼儿园竟成“药”儿园,一时间成为热门话题。不少学前教育管理者认为,喂药事件中,不仅仅体现个别市场化教育机构道德底线的丧失,更重要的是,基层医疗监管制度的不完善,导致幼儿园保健室成为卫生部门与教育部门管理的“盲区”。

有专家认为,幼儿园能轻易购买处方药并给幼儿集体服用,背后暴露的是监管缺陷。

“基层卫生管理部门应该加强对幼儿园出勤率的监管,对缺勤率低应该加强重视”,上海市松江区一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认为,如果基层卫生部门能加强监管,一定程度上也能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。